雁字回时

自娱自乐,谢谢你!

【郑徐/枪淋弹雨×灵魂语者】繁星(Fin)

*账号卡操作。一个小甜饼。
*我好像真的十分热衷于写老梗。…
*十分没营养的爬屋顶看星星。
*OK请↓

枪淋弹雨今天难得来了教堂。

非特殊情况下他很少过去,多数是受了伤或者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他和灵魂语者双方又都不在蓝溪阁才会跑了老远过去教堂。
枪淋弹雨赶过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教堂厚重的门被推开,卷进来些轻薄的雪花。天不太冷,弹药专家进了门,站在门口跺掉了靴底的雪,地毯上便多了两个白皑皑的脚印,没多一会儿化成了水珠消失了。

灵魂语者正靠在壁炉旁边叼着块蛋糕烤着火看书,他便搓着手进来,跪坐在燃烧正旺的火边抖了抖灵魂语者去年送给他的那条淡蓝色的围巾,将上面停着的将化未化的水珠抖落进小小的柴堆里,噼里啪啦发出一阵响。
赤色的火焰边沿还有淡淡的黄色轮廓,带着艺术家恐怕也调不出的色彩。火苗往上蹿,尖尖的,忽上忽下。像是近距离观察一簇烟花,明明灭灭,耀眼的很,也温暖的很。柴堆静静的升起几缕烟,摇晃着撞在炉壁上不见了。
屋里只点了一盏小小的台灯,橙黄色的火光就映在枪淋弹雨的侧脸上,忽明忽暗好看的很,照的那双眼澄明剔透。
枪淋弹雨转过头来看灵魂语者,顺手抹掉了他嘴角的奶油。灵魂语者愣了愣,轻笑着在人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指尖上落下一吻。
枪淋弹雨无奈的摇摇头,指尖抵在恋人柔软的发上好一顿揉。

“走吧语者,一起去屋顶看星星吗?”

*

今晚应该是今年冬天连续降雪里不多的晴天。

夜空终于放晴,摆脱了持续几天的大幅度降雪,天也终于从一片漆黑变成了透着亮的藏蓝,被雪洗净了似的亮眼清澈。白盈盈的月光悄无声息的撒在雪地上,映得满眼净是干净而纯粹的雪色。
教堂的灯还亮着,米黄色的灯光映得天空是有些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了。枪淋弹雨拉着灵魂语者手腕的动作变成了十指相扣,倒也显得温柔了不少。
两个人并肩找了个居中的位置,往旁边赶了赶雪坐下,心照不宣的挨得极近,倒是谁也没点破对方的心思。
灵魂语者仰头将视线投向漫天繁星,可心思根本不在那之上。
谁也不用说清道明,彼此都心知肚明。

“今晚的星星真漂亮。”
枪淋弹雨突然开口,声音里带着笑意,试探着把手蹭了过来。他也像以往很多次那样,轻轻攥住伸过来的指尖作为回应。

星星充满了感情,身着淡银婚纱的星给这个本平淡的夜空添了一抹亮眼的绚丽喜悦,闪烁着的它们无声的留下了只属于夜空和两人的温暖,还有微妙的幸福感。

灵魂语者到底是没忍住向他讨了个吻。
眼波这一转,枪淋弹雨原先面目上的平静安定,就一变而为温暖娴熟的表情了,那好像晶明当空的午日在两秒钟之间变成灿烂庄严的夕阳一般。
弹药穿的少平时以轻便为主,他护目镜勒在额头上,灵魂语者便伸手取下来又脱了一层厚重的外套,小心翼翼的搭在他肩膀上。

“回家吧,屋顶太冷了。”
“好,回家。”

Fin.

又是我,我又来了!
这次是给 @治手癌,云吞面 的叶蓝吧唧的repo!
拖了好久先土下座一个…让我先表白叶蓝,他们真的好配我爱他们一辈子😭
鸡腿叶有一丢丢小瑕疵,压膜有根毛毛被压进去了。不过不影响美貌,完全没有问题!
这次抢到了前十五没抢到前十,下次加油!
(星星真的好好玩噢

堆起来净化一下tag

【情人节郑徐12h】Cheers!

*偷偷的混进来,嗯!
*设定两人已交往。
*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求婚。
*食用愉快♪

正值年假,郑轩到底还是难挡自家七大姑八大姨的热情回了老家。徐景熙觉得春运麻烦没地方去,当机立断跑去问郑轩能不能投奔,微信语音后边还跟了个可怜兮兮的小表情。
徐景熙是傍晚的飞机,投奔的结果显而易见。
小两口虽才几日没见,但难挡热恋中的情深意切,徐景熙再三纠结,还是没忍住,大清早一个电话打了过去。那头的郑轩估计刚醒不久,打着哈欠接起电话,连一个“喂”字都模模糊糊,包着困意,让徐景熙情不自禁怀念起了每天早上例行的吻。他总是推推郑轩的肩膀说着没刷牙,结束这段甜腻腻的暂时接触。他窝在被窝里,忍不住笑眯了眼。徐景熙吸了口气,轻轻地对手机圆圆的麦克风说,早安阿轩。
俩人腻腻歪歪说了会儿情话。郑轩这刚醒过来,嗓音里带了些懒洋洋的劲儿。被电流处理过的声音贴在徐景熙耳边,像极了相拥时恋人的喃喃,直撩的他腿软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徐景熙脸红心跳的握着滚烫的手机认命的叹了口气,心想自己想坏了也活该,谁叫自己喜欢得紧呢。

*

徐景熙这边刚下了飞机就给冻的直打哆嗦,哈着气给自家恋人打了个电话才小跑着跑去取了托运的行李迅速找了个卫生间套上。
这边天冷他穿成个球,走在男男女女中间滑稽的很。他盯着机场巨大显示屏上的班机号和起降时间发了会儿呆。飞机降落的早了些,这个时间郑轩还没到,机场人流量也大,他随便走走,停在了机场奶茶店门口。
郑轩喜欢少糖的桂花茶,徐景熙却不一样,他喝不惯桂花的清淡,他更喜欢柠檬味的气泡水。
他问过郑轩为什么喜欢桂花茶,郑轩伸手咕噜了一把徐景熙的刘海,打着哈欠颇为敷衍的说,像你。
于是徐景熙很听话的、嗯,买了一瓶桂花茶和一瓶气泡水。
说实话,他觉得气泡水和他们两个也挺像的,热恋着咕噜咕噜的冒泡。就算什么时候气泡都破掉了,他们也能甜到掉牙。
徐景熙觉得自己开心的快冒泡了。

*

徐景熙估计郑轩那边是还堵着车,电话嘟嘟的响着忙音打不通,徐景熙干脆也放弃了抵抗,坐到大厅正中央的长椅上,玩着手机等。他手里的气泡水积极的冒着泡,直顶的吸管一下一下往上跳。徐景熙握着杯子刚想转头吸一口,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他唤他,景熙。
徐景熙忽的回头,放下手里的杯子想起身给郑轩一个拥抱却被打断,按着肩膀坐了回去。
这一下把徐景熙弄的一头雾水,他在心里撇了撇嘴,正因为没抱到而伤心着,却见面前这人单膝跪了下来,弹药专家笑着,面不改色的向他的绑定奶丢了个重磅炸弹,成功打出了一个僵直。
天还没黑,夕阳照进玻璃制的候机棚里。是火烧云,颜色是瑰丽的橙红,老天爷也向来不吝啬阳光,暖色洒在郑轩脸上,睫毛根根分明,与眼下投了一片小小的阴翳,那双生得漂亮的眼里毫无保留的,全都是徐景熙一人,和一片落单的夕阳留下的满眼碎金。
徐景熙心想,我男人也太TM帅了。

戒盒是深蓝色的绒布盒,上盖好像装了个小LED灯,灯光就打在戒指上。纯银的戒指正中央镶了一颗小钻,虽朴素但好看的很。那钻被灯光打的晶莹剔透,徐景熙就盯着看了好半天。
郑轩也不急,就任他盯着瞧。他逆着人流跪在徐景熙面前,完全不顾身后躁动的人群和快门的咔嚓声。
他现在不想顾别的东西,他现在眼里只有徐景熙。

他想起了好多事,想起了青训营初见时徐景熙还没长开的婴儿肥,想起了徐景熙要他帮忙带饭那会儿他们两个的聊天窗口里弹出来的黄豆小表情,想起了徐景熙咬着吸管坐在床边玩手机嘴里哼着的小调,想起了告白时徐景熙低着头惊慌得不知手该放到哪里去的模样,想起了徐景熙伸懒腰时T恤下一截嫩白的腰,也想起了他们交换着早安吻的每一个清晨。
徐景熙是个优秀的人。
所以当他想趁着没老找个人疯闹,找个人过日子的时候,一闭上眼,心里、脑海里就全部都是徐景熙。
郑轩那时候就心想,完了,认栽吧。

郑轩柔声将愣着神的徐景熙唤了回来,向他伸出了另一只空闲的手,手心向上。
他说,还差一点就有车有房,就缺个压寨夫人。
景熙,嫁不嫁?

*

徐景熙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他也想起了好多东西,想起了团战时刻意护着灵魂语者的弹药专家,想起了郑轩清晨睡得乱糟糟的一头黑发,想起了随意甩上蓝雨队服的潇洒背影,想起了郑轩偷偷加训一晚第二天憔悴的青黑眼眶,想起了第一次拥抱周身令人莫名安心的味道,想起了交换第一个吻时郑轩口中含下的薄荷糖的冰凉,也想起了他们相拥而眠的每一个夜晚。
有那么一个瞬间,徐景熙觉得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但郑轩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了这个迟钝的小傻瓜,这是真的,不是梦。

*

徐景熙面对着郑轩,从长椅上蹭了下来,蹲在他面前,膝盖也缩到羽绒服下,圆滚滚的,让郑轩觉得有点想抱。徐景熙抖着手不大利索的从口袋里摸出个灰色的绒布戒盒,里头装着个设计简单的男戒,内侧刻着两人的姓。
他捏着那盒子,小心翼翼的凑到郑轩面前,脸上连着耳根红的一塌糊涂。
郑轩也愣了,他完全没想到。
徐景熙,这个小他两岁的恋人从始至终真的给了他好多好多惊喜,多到数不过来。

徐景熙轻手轻脚的让两个盒子碰了一下,偷偷抹掉手心里的汗,将另一只手搭在郑轩伸出来的手上,大着胆子对上灼热视线,轻咳了一声。
“咳…那什么,干杯?”

-FIN-

一个迟到了的repo! @为什么改不了昵称
发货的时候出了点差错,全部都到家了才去拍了图!店家挺速度的把东西处理好了邮过来啦,本来以为要年后了,超级惊喜。

这本读着可以说是非常舒服了,就突然想起来乔一在《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里的一段。
“爱让我们褪去身上的青涩的棱角,穿越汹涌的人潮,用最温柔最炙热的爱拥抱彼此,我知道这个世界什么都善变,可是说真的,眼前这个人,他让我相信永远。”

郑徐真好,我爱他们一辈子…

赶在快递停运之前收到了!
下面的都是废话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套立牌说真的是期待了特别长时间,刚开始看到宣图就已经跃跃欲试的坐等小蓝生日啦哈哈哈哈。实物终于拿到手心花怒放到狂奔上楼手撕快递。真的太好看了!他们两个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最后2p是叶蓝红包,太可爱啦wwww
@治手癌,云吞面 太太的repo!提前祝新年快乐啦。